故人昔辞

我想——
这世上总有一些东西
能让人称之为奇迹





cp:好蓬

《古德猫宁》(1)

卖萌为主要剧情。
先跟你们嗦,剧情是三线,慢慢看吧!(喂
猫咪是世界的财富!!!
羡羡是世界的财富!!! ​​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  “……早上好。”

  魏婴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,视线里是一片雪白,那雪白中央是一双蓝色的眼睛,蓝得浅淡又澄净,宛如琉璃。这双眼睛正严肃地盯着他。

  他是被挠起来的。

  他打了个哈欠,非常不情愿地从被窝里爬起来。而那位闹他起床的罪魁祸首此时正端庄地坐在床头,看着魏婴一件一件地穿衣服。

  “忘机你怎么这么坏呀!”魏婴对着端坐在床头的白色布偶猫龇牙咧嘴。

  端坐的忘机看他一眼,表情没有丝毫变化,他向床头的闹钟偏了偏头,低低地喵了一声,然后接着以严肃的视线盯着魏婴。

  时钟的时针指向左上,早就过了九点。

  魏婴还是有些嘟嘟囔囔地穿衣服,这才下了床。

  他趿着拖鞋又走近床头,俯下身,揉了一把忘机毛茸茸的脑袋。

  “好吧,忘机,那今天也一起加油。”

  魏婴洗漱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垫肚子,又想到还没有给忘机倒今天的猫粮,于是打着哈欠走到客厅角落。

  猫盆里恰好还剩三分之一的量。

  魏婴支着下巴,想,忘机还真是只作息规律恪守标准的猫,每餐必须按时吃,还每次都只吃三分之一的量。

  想着想着他又打了个哈欠,他摇摇头,打起精神,往猫碗里又倒了三分之二的猫粮,恰好装满。

   



  魏婴坐到电脑前,开机,一手搭上键盘,一手搭上鼠标,轻车熟路地点开微博和魔道平台。

  “老祖今天是更猫还是更文还是更图!!!”

  微博上弹出这样的评论。

  忘机适时地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,两步跳上电脑桌,然后雅正地坐在了电脑旁边,以正直的眼神盯着魏婴。

  魏婴边笑边打字:“我这么敬业的人!当然是更文!你们真以为我是个宠物博主啊!”

  可他接下来就发现嚎着求他晒猫的人比求他更文的人还要多。

  魏婴内心狂笑,有些憋不住地微微发抖,忘机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他,魏婴便正正神色,伸手揉乱布偶猫自己打理得干净又妥帖的毛,义正言辞地说道:“都怪你!他们现在都只记得你不记得我了!”

  忘机一脸看智障的神情,却并没有挣开魏婴那只作乱的手。
  




  一双漂亮修长的手搭在键盘上,正欲敲些什么。——下一秒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盖了上来。

  毛茸茸的东西欢快地喵了一声。

  蓝湛的手只得滞住,整个手背都是毛茸茸的触感。

  “……无羡。”他无奈地唤道。

  黑色的猫咪瞪圆了眼睛,然后眯起黄色的瞳孔,成了两道弯弯的弧线,对着蓝湛甜甜地“喵”了一声。

  蓝湛的动作彻底停住了。

  他微博上的粉丝们整天沉迷羡羡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 他只好就势抱起无羡,然后放到自己腿上,安抚地摸了摸,手又放回了键盘。

  黑色的美短很开心地蹭了蹭蓝湛。

  蓝湛僵了一僵,然后继续打字,神情有些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。

  无羡蹭了一会儿后很快就把自己团吧团吧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着了,没多大功夫就睡过去了。

  蓝湛察觉后,本就很小心的动作又放轻了几分。他想了想,手从键盘上移开,拿起旁边的手机,调了静音,对着安睡的无羡拍了一张照片,然后发到了微博上,配字。

  “无羡。”

  瞬间就有了评论。

  “啊啊啊啊啊啊快看这周份的羡羡!!!!”

  “看!我刷出了含光君家一周一次的羡羡!”

  “既然没有人舔含光君的腿那我就先行承包了^q^”

  “睡着的羡羡!!!太可爱了!!!!”

  “要是羡羡能在我身上睡觉(ˉ﹃ˉ)我死了。”

  蓝湛随便扫了两眼,给夸羡羡可爱的评论点了个赞,就又放下手机了。

  窝在蓝湛腿上的无羡动了动,换了个姿势,继续睡。





  魏婴是个职业写手,ID夷陵老祖,在魔道平台上写文。BG也写BL也写GL也写,荤素不忌。
 
  因为这一点黑夷陵老祖的人不少;但奈何魏婴的文笔是真的好,写的故事也不落俗套,吸引了很多迷妹粉。

  很多是有多少呢?大概就是那种,发条微博十秒不到就有一百个小姐姐大喊老公的吧。

  嗯……这么一说,可能魏婴涨粉还因为他会撩,还长得帅。

  魏婴平时也画画图,不过不是职业画手,图就是平时随便画画晒到微博上的。

  图也画的好看,直接导致了一堆在微博下面喊“小仙女”的,魏婴对此表示:“我喜欢小仙女,不是小仙女靴靴。”
 
 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……

  重点是,魏婴晒猫。

  魏婴现在每次上微博,发现催猫的人比催更的人还多。

  真是难过呢是吧?

  魏婴沉痛地点点头,然后开始一脸自得地摸鱼。

  雪白的布偶猫对于魏婴这种行为表示了深深的不齿。

  然后坦然地接受了魏婴把他抱到怀里揉揉摸摸蹭蹭亲亲。



  忘机对魏婴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意外。

  魏婴为人,说好听了叫放荡不羁,说白了就是特随便。因着是独居,加之网络写手的职业比较自由,魏婴的生物钟是相当混乱的,什么早睡早起、生活规划,样样都没有。

  浪到几时几时睡,几时饿了几时吃。

  吃啥呢……

  那可多了去了:红烧牛肉、香辣牛肉、鲜虾鱼板、香菇炖鸡、酸菜牛肉、酸菜仔鸡、酸辣牛肉、雪笋肉丝、爆椒牛肉、泡椒牛肉、剁椒排骨、野山椒仔鸡、番茄笋干排骨、雪菜大汤黄鱼、东坡红烧肉、笋干老鸭煲、笋干烧肉、梅干菜扣肉、红烧排骨、葱烧排骨……味的泡面。

  咳。

  总而言之,魏婴其实连自己都养不过来,哪里有闲心思养猫。

  所以当江厌离送来一只纯白的眨着透亮的蓝眼睛的布偶猫时,魏婴是跟他大眼瞪小眼的。

  魏婴捋了半天舌头,才开口道:“师姐,你你你你你给我弄只猫干什么?”

  江厌离笑得很温柔:“你们文手画手不是都标配有只猫吗?”

  魏婴:“……师姐你以前不是这么喜欢开玩笑的人。”

  江厌离以手掩唇,笑道:“啊呀,是吗。”

  魏婴用苍凉的眼神看一眼他亲爱的师姐,又看一眼猫。

  江厌离笑了好半天,这才正色道:“哪里要你照顾他,我带他来可是照顾你的。你先养着,就知道了。”

  魏婴向来不擅长拒绝女孩子,最不擅长的就是拒绝他这位师姐了。颇有些无奈地接受了,他继续和白色的布偶猫大眼瞪小眼。

  “那……师姐,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 江厌离微笑,“这可是你的猫了,可得你起名字。”

  魏婴撑着下巴想了半天,都没注意到江厌离已离开了半晌。他终于一拍桌子,“‘我醉君复乐,陶然共忘机。’那就叫忘机好了!”

  这一拍桌子惊到了正端坐在桌上的白色布偶。

  忘机严肃地看他一眼,似乎是在谴责他无端喧哗,然后跳下桌子,小步走到江厌离先才一起带来的竹编猫窝里,又端方地坐下了。

  魏婴心道:嘿,好家伙,这还是只正经猫哪。

  忘机来的第二天,魏婴就明白江厌离那话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 魏婴迷迷糊糊间觉得有爪子在扒拉自己,他强撑着微微睁开眼睛去看钟。

  天哪,才七点半。

  天哪,他大概已经有八百年那么久没有这个点睁眼过了。

  魏婴将视线投到伸爪子的那位身上。

  忘机正在枕头旁边一脸沉肃地与他对视,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  魏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说:“忘机兄,我们的作息可能有点不一样。不到九点,我死不起床,您先自个儿玩儿去吧。”
 
  然后倒头就睡。

  忘机用轻蔑的眼神瞥了一眼又倒下去的魏婴,却也没再试图叫醒他。他施施然跳下床,又回到自己的猫窝端坐着。

  日上三竿,魏婴终于打着哈欠爬了起来。

  他一看钟,十二点。

  大概忘机已经放弃他了。魏婴想。

  然后他就觉得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搭在自己脚上,他低头一看,忘机正严肃地盯着他。

  魏婴于是蹲下来,和忘机对视:“怎么了?”

  忘机就往一个方向走,走两步就回头看一眼魏婴,见他还蹲在原地,低低地喵了一声。

  魏婴一头雾水:“你这是要把我带哪儿去?”

  忘机不答,当然他答了魏婴也听不懂,他只是继续往前走,魏婴也只好先跟着。

  这一走,就走到了厨房。忘机站定,又示意了一下时钟的方向。

  十二点。

  该吃午饭了。

  魏无羡摸着脑袋,想。

  嗨呀,师姐这是给我送了个人工——啊不对,猫工闹钟啊。
  
   
 

         TBC



增:于04.29修。

评论(63)
热度(1798)
  1. 淡🍁语-苗故人昔辞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故人昔辞 | Powered by LOFTER